分类: 国际 歌颂 生活 环境 财经 健康 教育 体育 幽默 连环 水墨 动漫 肖像 插画 其它
 
·不忘初心
·校园贷
·牛人
·约谈之前
·有家难回
·罚单
·死不起
·拦路虎
·报灾情
·咎由自取
  更多...  
 
     
  首页 >> 漫画课堂
“一目了然”的中国漫画

点击数:8926 来源:聊城漫画网 作者:admin 更新日期:2008年6月25日

  

   “一目了然”的中国漫画


    从一开始,中国漫画的政治宣传作用就高于艺术本身。

  中国有诗画结合的传统,一个坛子几笔就画完了,作者却会在坛子边上絮絮叨叨写个七律咏叹这个坛子的前世今生。当西方漫画在近现代交迭之际进入中国之后,中国人也开始尝试着将其予以中国特色地改造,标志之一,就是在漫画里大量加入文字。

  我们每一版中学历史课本都收入一幅——谢缵泰反映晚清中国被列强瓜分的漫画《时局图》就是明证:中国地图的左右空白之处分别写上“不言而喻”、“一目了然”。就艺术本身而论,那副上下联毫无存在的必要。画家这样处理,或是出于一种图文结合的传统习惯。

  但日后的历史表明,这种中国画的传统对中国现代漫画的成熟是有所束缚的。画家生怕读者看不懂,就诉诸“图配文”来说明意图,或干脆直接在画中角色的身上注上文字。这种强调“一目了然”的图解主义泛滥的后果,是令中国早期时政漫画普遍缺少一种必要的含蓄,画家总是竭尽所能丑化他们所憎恶的人(如1907年《民报》的把“曾左李”画成蛇、狗、鱼的漫画;又如钱病鹤把袁世凯画成“杀人猿”的《老猿百态》系列),满足于一种泄愤。

  从一开始,中国漫画的政治宣传作用就高于艺术本身。

  进入20世纪后,中国漫画随着媒体的兴起而兴起,却始终局限于新闻报道、时政评论的视觉补充。1936年上海举行第一届全国漫画展时,中国漫画虽有长足进步,适合其生长的阶级和心理土壤却岌岌可危:蒙受国耻家仇的漫画家,被社会责任感沉沉压倒,无力也无暇去深入咀嚼漫画应有的幽默境界;而中国的国情也不容许他们像百多年前欧洲各国的前辈同行那样,与各阶级、各层次的人物进行密切、长久的接触,甚至对政治首脑有细节化的了解(梅特涅、俾斯麦、拿破仑三世都有自己的代表性漫画像)。

  中国漫画家往往距离所画的政治人物太远,阶级感情又太深,在夸张、变形、比喻手法的运用上,漫画家总显得既过急——急于表达感情,又过简——简单的比附、丑化。中国画家过去陷在文人绘画的套子里,吟风咏月,极少介入时政,漫画缺少萌芽的机会;而当机会降临之际,又因被过于惨淡的社会图景所束缚,而无法获得成为一门“艺术”所需的相对从容与宽松的心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瞭望东方周刊)

上一篇:“情系灾区 心向奥运”精品漫画… 下一篇:我是一头猪
版权所有:聊城市漫画家协会         
  网页设计/系统集成:聊漫秘书处 聊城精英网络 管理       
备案序列号: 鲁ICP备 06037626号